贝贝整容整形医院 > 整形日记 >
整形医院,整容医院,整形医院排行榜,整形医院排名,整容整形网,整容整形咨询

广州曙光张铸发际线种植恢复全过程分享~

整容医院整形达人 2021-06-01
实际上这样看的话觉得自己的发际线也还不错,并不算很高,但针对自己整个脸部比例来看的话还是有点偏高,女人嘛想要更美一点,当然我也不例外。看到网上很多植发案例,觉得真的调理发际线会变得很大,为了调理一下犹豫再三还是选择调理发际线。刚刚做的时候还是会有点怕痛,整个过程都会比较紧张,给我做手术的张医生一直在安慰我,和我聊了会,让我放松了很多,整个做完大概花了3个多小时,可能是因为麻药的缘故,也可能是因为张医生的技术好,整个手术我感觉不到太多疼痛。
广州曙光张铸发际线种植恢复全过程分享~
手术第三天,看起来还有点吓人,但还好,至少看起来吓人了些,其实术后第二天开始就没有胀痛的感觉,植发区头皮也有点泛红,血痂也自动脱落很多。种植前听很多人说植发很痛很痛,但我感觉还不错,因为打麻药时感觉不太好,也许和医生技术也有点关系,但做完后会有一点点胀痛感,是可以承受的。今日我还接到护士小姐姐的电话,提醒我不要碰伤伤口,不要熬夜和喝酒,让我在过几天就去医院去血痂,还是有一点小感动,能够及时提醒我。尽管今天这样有点儿难看,但没关系,我还是要出去逛逛街,还做了个睫毛,睫毛精本人。
广州曙光张铸发际线种植恢复全过程分享~
今日第六天,早晨在护士小姐姐的要求下,来到医院,去了一次结痂,现在终于没那么丑了,画个漂亮的妆出门陪小姐姐逛街吃顿饭,逛街时有几个小姐姐问我去哪植头发,植了多久,花了多少钱,感觉很多人都对植发很感兴趣,就是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,都觉得植发天价,其实,我一个月光族都能承受,尤其是发际线调整,需要的毛囊不多一般几千块就能解决,就是手术后这段时间对自己来说,是件好事。
广州曙光张铸发际线种植恢复全过程分享~
已经过了14天了,虽然很多人说这段时间会慢慢的消肿,但我不是这样的,可能与我的体质有关,我大概5-6天的时候就不肿了,昨天去医院复诊,做了一次养发,医生和护士的小姐姐都很吃惊,我的恢复情况太好了,现在已经不用大吃大喝了,开了很久的火锅店我来了,对于一个地道的四川人来说,火锅店半个月没吃过,都快疯了。今天晚上朋友们可以出去吃一顿了。
已过了20天,现在发际线已经非常浓密,不小心看了,已经看不出植发过了。现在我正常工作几天了,同事们都说这段时间我要做美容,整个人都变漂亮了,但具体哪变化她们又说不出来,嘻嘻嘻。护士长回访说我这边可能会进入置换期,要我多注意一点,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情况及时到医院复诊,只要过了置换期就好了。艰难的一个月,大概从23天开始,到现在这7天,感觉好难熬,还特别紧张,感觉是康复效果不好,看着长出了不少小绒毛,但同时也在脱落,挺害怕的,脱掉了怎么办,我又去医院也是一次,张医生说这是毛发置换期,顿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。
感觉挺快的,才过了83天,这么快就这么长了,其实中间生长阶段我自己也没怎么注意,不知不觉就长了这么多,特别自然完全看不出植发的痕迹,不对比没发现一对比你会发现其实变化还很大,当然可能部分原因是因为化妆的关系。在此期间我去了几家医院复诊,张医生说我这边整个情况都很好,毛囊置换也不错,整体应该都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疑惑或者是想了解更多医院、医生、价格等信息,可以点击【在线咨询】,免费为您提供优质的服务!

上一篇:四川西婵_萧庆昌医生_面部祛斑案例图分享!   下一篇:广州曙光医学美容医院张铸发际线移植最新案例分享~
猜你喜欢 更多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全身最新案例分享~术后恢复过程分享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全身最新案例分享~术后恢复过程分享 吸脂的第一天,今天真的肿了,昨天手术结束了,麻药过去了,轻微的疼痛,然后肿胀的液体排出来,肿胀,穿着塑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全身术后最全恢复过程图~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全身术后最全恢复过程图~ 一个月,一个月。手术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,是时候秀腿了。吸脂手术结束后,每天出去。我觉得我的朋友圈已经被
广州曙光刘杰伟眼综合最新案例分享~术后最全恢复过程分享
广州曙光刘杰伟眼综合最新案例分享~术后最全恢复过程分享 刚刚做完手术的表情,都可以做成表情包了!一脸的生无可恋~~麻药劲没有缓过来,不太有精神,清醒后看护士拍的照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脸最新案例分享~我也拥有精致小v脸啦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脸最新案例分享~我也拥有精致小v脸啦 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。因为我终于跟着几十年的脸说了BYEBYE。哈哈哈,没错。今年快结束的时候,我终于鼓起勇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大腿术后恢复过程~自从瘦下来之后,就赋予无限幻想
广州曙光刘杰伟吸脂瘦大腿术后恢复过程~自从瘦下来之后,就赋予无限幻想 幸好不在家,否则家里的那床全国通用被子非让大家产生共鸣,哈哈哈。 前几天做了大腿的脂肪吸收,这两天我很难